童颜网

陆小曼拒绝了胡适的“我养你” 跟着有妇之夫同居30载

因为翁的存在,胡适感到自己的名声和形象都受到很大的伤害。徐志摩死了,作为与徐志摩相交甚密,又是陆小曼的恩师,胡适这时自然会以陆小曼的保护人自居。他向陆小曼提出,要她与翁瑞午断交,以后一切生活费用由他负全责。

陆小曼拒绝了胡适的“我养你” 跟着有妇之夫同居30载
陆小曼拒绝了胡适的“我养你” 跟着有妇之夫同居30载

徐志摩前妻周济奢侈的陆小曼,胡适说跟那个翁某赶紧断我养你;徐志摩死了,两个人(胡适、陆小曼)之间几乎可以说是没有阻挡了,本来应该进一步发展了。但是胡适一向看不起翁瑞午,讥讽翁为“一个自负风雅的文化掮客”。

显然,因为翁的存在,胡适感到自己的名声和形象都受到很大的伤害。徐志摩死了,作为与徐志摩相交甚密,又是陆小曼的恩师,胡适这时自然会以陆小曼的保护人自居。他向陆小曼提出,要她与翁瑞午断交,以后一切生活费用由他负全责。

胡适斩钉截铁地对陆小曼说:“如果你不终止与翁的关系,那就是要和我绝交了。”陆小曼又实在离不开翁,对此不置可否,胡适便急流勇退,不再和陆小曼来往。陆小曼也不采取什么措施,但她内心对胡适还是一直非常敬重的。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胡适还从南京来过一封信,再劝小曼:

一、希望戒除嗜好;

二、远离翁瑞午;

三、速来南京,由他安排新的生活。

陆小曼拒绝了胡适的“我养你” 跟着有妇之夫同居30载
陆小曼拒绝了胡适的“我养你” 跟着有妇之夫同居30载

王庚是陆的第一任丈夫、艾森豪威尔同学、梁启超高徒,离婚前孩子被陆堕胎,终生未娶,1942年死于埃及。

可是不曾想,陆小曼仍然委婉地拒绝了他的要求。她当时对人解释说:“瑞午虽贫困已极,但始终照顾得无微不至,廿多年了,吾何能把他逐走呢?”诚然,在她的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对翁瑞午没有爱情,但是她却又离不开翁瑞午。

起初,翁瑞午愿意变卖一切古董书画来供奉陆小曼的鸦片瘾。后来,陆小曼的病,终日缠身,她掉了一口牙齿,从来没有镶过一个。兰泽的青发,常常会经月不梳,她已变了一个春梦婆了。但是翁瑞午却仍奉之如神明,只要陆小曼开口,他什么都能替她办到。

相比较于翁瑞午,估计陆小曼又不得不考虑胡适的为人。他是那种要少谈些主义,多解决些问题的人。他的一生都在做老好人,总归 “有色心没色胆”,胡适一生号称有六段恋情,年轻时也没少喝酒、打牌、逛妓院,但最终都不了了之,他是白面的秀才,胡太太却是一身铠甲的穆桂英,他始终斗她不过。同时,旧道德,从来都是胡适头上的紧箍咒。

自此,对于胡适的提议,陆小曼自然是一条也不会听。她继续与翁瑞午过着芙蓉对枕的生活。胡适不是徐志摩,他不会全情付出,却要对方给他全部。这样看来,陆小曼拒绝胡适的提议是有原因的:翁瑞午可以给陆小曼他的全部,胡适却出于种种原因做不到半成心意。

徐志摩去世,陆小曼那年29岁,内心也是痛苦的。那个时候的她,是愿意把一切交予胡适来安排的。可惜,她的生命里已经镶嵌进大半的毒瘾,这个瘾只有翁瑞午能够满足她,当胡适提出要她全心全意跟着他离开的时候,她自是不会考虑。

陆小曼拒绝了胡适的“我养你” 跟着有妇之夫同居30载
陆小曼拒绝了胡适的“我养你” 跟着有妇之夫同居30载

陆小曼第二任老公徐志摩,坠机前因反对陆与翁而被陆小曼打,详见上文

终尝王庚的苦也算报应,徐志摩阻止陆小曼与人出双入对反被打。

翁瑞午这样一个被徐志摩的风头压过去的男子,却是与陆小曼相伴最长久的人,33年,从陆小曼最华艳到最凋零,他看尽春色,陪伴陆小曼大半生。翻开历史长卷,在翁瑞午身上,看到的竟是许多男人缺少的品质,怎样善待心爱的女人。

尽管陆小曼说,她对翁瑞午没有爱情,只有感情。直到几十年后,她依然这样说。但是感情也许比爱情更能长久。爱情是激烈的,如果这样的激烈不能转化成一种平静,两个人在一起是很难过日子的。陆小曼与徐志摩还没有从激情转化成一种彼此可接受的平淡,他们暴怒争吵,小曼用烟枪砸志摩的头,他们不能接受生活的琐碎带来的折磨。

因为他们对彼此的希望都太多。小曼却不能给翁瑞午任何压力。他们没有婚姻的约束,自然不能要求对方太多,加上翁瑞午的经济要好过徐志摩太多,所以他不会很狼狈。

男女之间,依赖长久,很难不发生感情。哪怕这种感情并不是爱情,但是小曼与翁瑞午之间,如同彼此的亲人。翁瑞午的脾气特别好,每逢与小曼在一起,总是殷勤伺候,最常说的词是:我来,我来……时间越长,越离不开彼此。哪怕胡适给小曼发出警告,如果不离开翁瑞午就和她不再来往,陆小曼也不理会。王映霞也劝过陆小曼,为了名誉离开翁瑞午,她也没有听。

陆小曼拒绝了胡适的“我养你” 跟着有妇之夫同居30载
陆小曼拒绝了胡适的“我养你” 跟着有妇之夫同居30载

翁瑞午(1899-1961),陆小曼第三任

那时陆小曼吃鸦片,肠胃不好,翁瑞午就给陆小曼买来蜂蜜,用来帮助肠胃蠕动。蜂蜜很贵,翁瑞午却一次给陆小曼买很多,陆小曼吃了鸦片,将蜂蜜注入针筒,吸食掉。抽鸦片鼻子下熏出的印痕,她用一板嫩豆腐揉搓,之后再涂上蛋清。

比吃蜂蜜更过分的事是,陆小曼不喜喝牛奶而喜喝人奶,说有营养,翁瑞午就给她请来了奶妈。这些,徐志摩能做到吗?纵然他再娇惯陆小曼,经济上也是不允许的。比这更可贵的是,翁瑞午在陆小曼失去美色之后,仍能在她的身边。

陆小曼年龄大了之后,已经不好看。因为吃鸦片的缘故,她的身体越发不好,牙齿全部脱落,牙龈都是黑的,脸色泛青,头发蓬乱,大半时间缠绵病榻。翁瑞午待她依然如故,问茶问水,供小曼医药饮食。在20世纪60年代左右,物资奇缺的那几年,为了一包烟、一块肉,翁都想尽办法弄到手,至于香港亲戚寄来的副食品,9/10都给了陆小曼。

本文地址:陆小曼拒绝了胡适的“我养你” 跟着有妇之夫同居30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