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综合 > 历史 > 古代皇帝爱情有多真 李隆基休了杨贵妃两次为哪般

古代皇帝爱情有多真 李隆基休了杨贵妃两次为哪般

发表日期:2017-01-09 | 来源 :网络 | 点击数:59次

杨贵妃曾真真切切地惹恼过亲爱的皇帝老公李隆基,不然的话就不会有见诸于史书的李隆基两次因感情纠纷,而高调把杨美女赶回娘家的史实了。这可是不大好玩的游戏,说得重一点算是离了两次婚,法院没来得及下正式离婚文件而已(借用古代的语言就是“休妻”也)。

古代皇帝爱情有多真 李隆基休了杨贵妃两次为哪般
古代皇帝爱情有多真 李隆基休了杨贵妃两次为哪般

现在我们来说说李杨爱情中堂皇登上正史的两次“感情风波”,也就是广东话俗称的“耍花枪”(夫妻闹别扭)被休掉的事。

当然,俗称也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夫妻本身就是一对欢喜冤家,相见易同住难啊,连碗碟也有磕磕碰碰的时候,何况是一对早已视觉疲劳的老夫老妻,打架斗嘴那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一样小儿科。当然李杨不是一般人,他们是人上人,自然吵起架来也是不同凡响,国家有时可能还要闹政治地震呢!

反正,杨贵妃曾真真切切地惹恼过亲爱的皇帝老公李隆基,不然的话就不会有见诸于史书的李隆基两次因感情纠纷,而高调把杨美女赶回娘家的史实了。这可是不大好玩的游戏,说得重一点算是离了两次婚,法院没来得及下正式离婚文件而已(借用古代的语言就是“休妻”也)。

想想,这也太离奇了吧,李隆基不惜玷污自己的一世英名,也要把这个倾国倾城的美女,从最宠爱的儿子怀里给抢回来,应该说是不会那么快视觉疲劳的才是(册立为贵妃还不到一年就休了第一次),地球人都知道,李隆基绝对是宠着杨美女的,含在口里怕化了的那种宝贝。

不然的话他在开皇家新年音乐会的时候,也不会单独用价值连城的蓝田绿玉,特制一个和他的羯鼓匹配的镶金的磬给杨贵妃了,贵重无比也,为的就是和他琴瑟和鸣,因为芙蓉姐姐(杨贵妃原名杨芙蓉)不仅是一个着名的“琵琶精”,还一专多能,是一个击磬圣手,无师自通、浑然天成,很多专业演员都没她击得那么好听、那么专业,声音清越变化多端有如天籁,简直就是古代音乐教母也。

这么多才多艺想叫隆基不“扒个大灰”,把历史弄得灰蒙蒙都不可能。李隆基曾对后宫人说:“朕得杨贵妃,如得至宝也”(《古今宫闱秘记》卷三),反正就是把芙蓉姐姐当金不换的宝贝一样,还专门发挥他的音乐天赋,写了一首关于宝贝杨美女的歌曲《得宝子》,李隆基对她的隆恩,估计连傻瓜也看得出来。

既然这么宠爱,为什么还要下休书呢?此中因由,估计只有李隆基和他最亲爱的芙蓉姐姐才知道了,从表面证供来说,估计也就是没有达到法院认可离婚的“感情已经破裂”的程度吧。从他们迅速自行调解复婚的行为来说,也证明了这一点。

既然不知道,我们还是老老实实按史书连猜带估了(反正史书有些事也是靠蒙的),《旧唐书》有曰:“五载七月,贵妃以微谴送归杨銛宅。比至亭午,上思之,不食。高力士探知上旨,请送贵妃院供帐、器玩、廪饩等办具百余车,上又分御馔以送之。

帝动不称旨,暴怒笞挞左右。力士伏奏请迎贵妃归院。是夜,开安兴里门入内,妃伏地谢罪,上欢然慰抚。翌日,韩、虢进食,上作乐终日,左右暴有赐与。自是宠遇愈隆。”这个就是杨贵妃第一次被休的简单经过。

大意就是说杨贵妃不知犯了点什么过错,冲撞了九五至尊,于天宝五载(公元746年)七月被“退货”回娘家(堂兄弟家),至于犯了什么错,史书也是讳莫如深语焉不详,不是为尊者讳的话,大概可能也是没有可靠的信息源吧,大内深如海啊,那又是信息十分不透明的古代皇家之事(甚至比现在暗箱操作的事还神秘),大概也觉得无聊不想深谈吧,反正没有现在的人有那么灵敏的八卦触觉,个个“深喉”的样子。

关于宫中女人犯错,基本上也就是两种类型比较常见,一是吃醋二是出轨,出轨当然好办点,拿去“浸猪笼”(古代对付不贞妇女的酷刑,用猪笼装人直接扔下江里活活浸死)就是了。

但是吃醋呢,好像又不是什么大过错,女孩爱男人的天性表现而已,应该是不会受惩罚的,不过你只是皇帝的玩偶而已,居然敢怒皇帝“花心”,当然也是一种大不敬,在现代至少是一种顶撞领导或不服从组织的罪过嘛,还不给你小鞋穿那是大大的有修养了。你以为你是谁?性奴隶而已,三分颜色就想开染坊了。

反正据说是芙蓉姐姐妒嫉皇帝身边的美女换得太勤,得陇望蜀的样子,有的人猜可能是梅妃,或者干脆就是念奴,总之李隆基身边三千大美女,谁知芙蓉姐姐吃谁的醋呢?可能那时李隆基正HIGH呢,居然被芙蓉姐姐搅和了,于是一怒之下,就把曾经百般爱宠的宝贝杨贵妃,原装正货退回了杨家,哪里来哪里凉快去。

呀,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李皇帝太有型了,即使是国色天香的杨美女也当你是三等草料,古代猛男啊。

如果事情至此完结的话,那么李隆基确实是真猛男。关键是,一把芙蓉姐姐送回家,居然使李皇帝对她的思念就像四月的春草一样疯长,每当看到曾经和芙蓉姐姐缠绵过的空床,心里也是空落落的,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连和其他妹妹肉搏战斗的兴趣都没了。

这是哪跟哪啊?俗话不是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吗?背着杨美女偷情时,是那样的美妙和有激情,现在不用偷了居然也不想偷了,这人还他娘的怪啊,难道我还真是在乎她才那样激她?不然的话怎样解释现在的失落和惆怅?李隆基在心里嘀咕道,呆若木鸡。

呀,原来我唐朝大皇帝是非常在乎她的,我现在非常肯定。不然的话我不会这样思念她,自从她在我视野消失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有了一种茶饭不思的感觉了,现在我知道我心底里最爱是谁了,那些花花草草,只不过是点缀是摆设是调味而已,芙蓉才是我最后的正餐,最美的爱情。

唉!我居然自己把最爱弄丢了,我浑啊我!

于是,整个早上李隆基都魂不守舍,那种寂寞凄怆甚至压过了刚失去武表妹时的感觉,失去了才知珍贵,错过了才知情重,我后悔莫及啊,这世界没有后悔药可吃,后悔是比损失更大的损失,比错误更大的错误。

反正就是这样自怨自艾地过了一个空荡荡的早上,到了中午,小太监们按时端上了皇帝的八宝饭,可是李皇帝表情十分麻木地摆手让端下去,连理由都不想给出,有一个素来胆大的小太监忙总其故,这皇帝不吃饭也不是个事啊,饿坏了也是我们做小的犯死罪呵。呀,这不是不会见风使舵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啪啪……”,正在气头上的李隆基立马就给多嘴多舌的这个小太监甩了几马鞭,皇帝发怒非同小可,这些侍候他的家奴立马作鸟兽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关键时刻,还是我们伟大的首席花鸟使、“二皇帝”高力士沉得住气,不是说他特别有政治头脑嗅觉特别灵敏吗?跟了这个优秀男人这么久,他蹶屁股就知他干啥,这回老高也准确地预知了皇帝是因为失去了骄杨的缘故也。于是提议说给杨美女送吃送穿送玩的,因为她刚回到娘家,可能那边没有来得及准备啊,她又是那么的身娇肉贵,不知在那边住得惯不惯?反正她这边的东西也用不着了,就这样浪费多不值啊。

这一投石问路,正中下怀,李隆基开始转怒为笑。呀,这鬼精灵的高力士,还真是我肚子里的一条蛔虫啊,我想什么他都知道,有才,不愧跟我这么久了,如果那些狗奴才有他一半聪明也不会被鞭打了,活该。

于是,说时迟、那时快,说送就送,不仅送了上百车东西,连皇帝的御饭都送了,高力士这个人精,当然在心中有点嘲笑起这个离了芙蓉姐姐就不知如何活的没出息皇帝,没见过美女啊,差点笑喷。

不过他也只是在心中笑笑而已,保命要紧啊。

看到皇帝不见杨美女还是十分烦躁的样子,于是高力士又机灵地就坡下驴,奏请接回杨贵妃,不然这晚皇帝一定不好过,说不定还要暴怒鞭打谁呢!反正芙蓉姐姐被晾在娘家,也该会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甚至已经做了深刻的检讨了。

正所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知错能改就是好同志,也达到教育的目的了,于是连夜派人去接回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杨美女,这芙蓉姐姐会表演啊,立马乖巧地伏地叩首,要求亲爱的夫君原谅她顶撞领导的罪过,说我们小女孩不懂事,你就多包涵了什么的,然后故意抬头给皇帝老公看自己的“梨花一枝春带雨”般的俏脸,李隆基当然老实不客气就托起了她的迷蒙泪眼,便一顿非常缠绵的抚摸亲吻,随手把她抱到了床上……

唉,原来是皇帝老儿和他的夫人,亲自出马上演“小别胜新婚”的情感小品也,果然是效果奇佳,只一日的短暂分别,居然明白了很多事理,感情更是得到加深,一日千里的样子。从此“宠遇愈隆”。也就是“三千宠爱在一身”的那种专宠,李隆基不再寻花问柳,也不再在民间搜寻美女了,“后宫莫得进矣”,一种大情圣的作派。

反正这次表面上是皇帝大获全胜,其实却是证明了李隆基绝对离不开杨贵妃(还不知谁玩起谁谁控制谁呢,原本是李皇帝想给芙蓉姐姐一个下马威,自己却反过来吃了下马威),简直就是一刻也不能离开,从此杨贵妃更是能恃宠而骄,给杨家的赏赐更是丰厚,连属国四方所献贵重珍玩都五家一份,太公分猪肉见者有份的样子。

杨家从此也天天开庆贺酒宴,一天一小宴、三天一大宴,高朋满座,灯火通明,半夜三更才散,门庭若市啊,简直就是天上神仙的派头。

如果第一次的感情风波,纯粹是皇帝夫妻俩讲点情调玩出来的调剂感情的小别扭的话(据说吵架是婚姻的“味精”也),那么第二次风波,基本上已经可以定性为“狼来了”的真正夫妻冷战了,因为这次的争执,起因好像不是吃醋那么简单,不是夫妻俩为了驱除日夜相对引起的视觉疲劳、爱意松驰而玩的轻松小把戏,而是背叛性质的“红杏出墙”,感情走私或感情出轨是也。

这个性质确实严重很多,不大好玩,试问天下有多少女人敢背着皇帝“偷食”?除非她是九头鸟不怕脑袋搬家。

反正李隆基超越古今的伟大爱人杨贵妃敢做,而且还做得轰轰烈烈,誓死为皇帝扣上一顶终南山般绿的大帽子,所以这次不再是“微谴”,而是“忤旨”。史曰:天宝九载,贵妃复忤旨,送归外第。

时吉温与中贵人善,温入奏曰:“妇人智识不远,有忤圣情,然贵妃久承恩顾,何惜宫中一席之地,使其就戮,安忍取辱于外哉!”上即令中使张韬光赐御馔,妃附韬光泣奏曰:“妾忤圣颜,罪当万死。衣服之外,皆圣恩所赐,无可遗留,然发肤是父母所有。”乃引刀翦发一缭附献。玄宗见之惊惋,即使力士召还。

史书就是史书,即使是记载一个历史上轰动一时的伟大爱情故事,也是能这样干巴巴的惜墨如金,没有一点抒情的空间,就像公事公办的公文一样没有感情色彩,最多是多了一点必要的人物动作和思想交待而已。

那么,解读又是必要的了。

话说此次的感情风波,就像是前文所述的是感情出轨问题。反正关于杨贵妃的花边新闻从来都是不会缺少的,谁叫她长得那么美又那么多才多艺是娱乐巨星呢!

现在的香港娱乐界好认干亲,超级富婆可以拥有一长串明星小白脸干儿子名单,所以杨贵妃这样的古代娱乐教母,有个把如安禄山这样的军界猛人做干儿子也是无可厚非,何况那又是皇帝老儿钦点的,大意也就是想亲上加亲,大家拧成一股绳努力巩固大唐大好河山吧。

反正,据说安杨的历史风流债,连历史牛书《资治通鉴》都以春秋笔法提到了,野史中的传说,更加是有鼻有眼有血有肉。所以这次的忤旨出轨行动,是不是包括当时也是大唐炙手可热的军政要人安禄山在内,倒也只是停留在了八卦猜测的层面上,不过有一个人倒是值得大家注意,也就是李隆基的大哥李宪(即自愿把太子位让给弟弟的李成器)和贵妃有染。

据宋代传奇小说《杨太真外传》记载,说天宝九载二月的一天,杨贵妃偷偷地吹宁王李宪的“紫玉笛”(古代的一种关于奸情的隐晦另类说法,近似于现在说的“吹萧”什么的),被李隆基撞破了好事,于是怒气冲天把她休回家。这事不仅宋人小说有,连唐朝诗人张祜也有诗曰:“金舆还幸无人见,偷把分王小管吹。”就是对此事的一种记载和讽喻。

说起这个杜牧十分赏识的诗人张祜,居然还是一个娱乐唐朝的出色娱记(还是狗仔队的那种)呢,人家杜甫、朱熹可用诗歌作文学评论和读书心得,他老哥儿更加老辣有独创性,居然能用诗歌做娱乐八卦报道,简直算是“三枪拍案惊奇”。

前文我们就曾提过他的诗歌《集灵台》,就是讲的李隆基和虢国夫人的风流韵事。据说,这也是杨贵妃被第二次休掉的直接导火索,因为杨贵妃撞破了自己姐姐和自己老公的好事,于是情海翻波打破醋缸,大吵大闹、不依不饶才忤逆被无情休掉的。而张祜的另一首娱乐诗叫《宁哥来》:“日映宫城雾半开,太真帘下畏人猜。黄翻绰指向西树,不信宁哥回马来。”

本身就是活灵活现地再现了宁王李宪和芙蓉姐姐的缠绵悱恻、眉目传情的爱情故事,其中的深情娇俏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浓情化不开是也。如果这种传说是真的,那么被带了绿帽子的李隆基,一气之下把宠爱有加的杨贵妃再次休掉赶出家门,那当然也是情理之中、无可厚非,关键是天宝九年李宪已经死了整整十年,难道是讲的古代“人鬼情未了”的香艳版本?

又或者假定是李宪活着的时候和芙蓉姐姐发生的未了情(李隆基和大哥李宪是出了名深情厚谊的,连江山都可以让),那么为什么要等到十年之后才“开胡”并问责呢?难道说是杨贵妃说梦话全招了出来,刚好醒着的李隆基听到了?

这事说起来果然是有点玄,谁也弄不清楚其中的是非曲直爱恨情仇,就像弄不清宇宙黑洞的物质构造一样,侯门都已经深似海了,更不用说皇宫大内了,透明度绝对比不过宇宙黑洞高。既然已经成谜了一千多年,那么我们也就把它束之高阁最为明智。

不过,我们还是能从历史的惜墨如金的记载中,知道了此事的一些表面证供,那当然是恃宠而骄没有她皇帝就活不下去(“没有你赢了世界又如何”的古代版本)的杨贵妃,这次是结结实实地冒犯了皇帝老公,而且是有点不可饶恕的意味。

反正这次李隆基很沉得着气,再也不像第一次一样,当天就迫不及待地高抬轿子怎样送出去又怎样送回宫,而是连续几天不理芙蓉姐姐,从李隆基的这个态度,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夫妻“耍花枪”,酝酿短期分别引发思念之情制造“小别胜新婚”的奇效了。

而关于这一点,倒是李隆基很值得令人称道的一个原因。因为在封建社会里,皇帝和宫女的关系当然是不对等的关系,即使是贵为皇后,有时也只是皇帝的超级玩偶或泄欲工具而已,如果不满意,立马可以打入冷宫永世不再录用,也不可以送出宫外还俗另嫁人,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根本没有什么俗世的爱情可言。而李隆基不仅不把忤旨的杨贵妃打入冷宫,还送出宫外休回娘家,最后又隆重迎回,这就有点民间食烟火的味道了。

基于此,窃以为两人确实是有过俗世意义的爱情的,从皇帝以平常心来对待杨玉环来说,这也是民间为什么愿意相信杨贵妃没死的一点原因吧,因为李杨爱情还是值得颂扬,一个皇帝能做到这样不容易啊,尽管杨氏一族的覆亡咎由自取。杨国忠就是一个只想及时行乐而不管能否得到好死的人。

杨贵妃凭着皇帝不能没有她而骄纵任性,杨家也因杨贵妃得宠而肆无忌惮地干违法乱纪的事,当国家是他们家一样胡闹,“出入禁门不问,京师长吏为之侧目”。当时的人有“生女勿悲酸,生男勿喜欢”之谣(《杨太真外传》),你看杨太真多威风,这回乾坤得颠倒过来,不重生男重生女。

当然杨贵妃也就是骄奢淫逸一点而已,而且是唐明皇成为昏君之后的泄欲工具罢了,最重要的是,李杨之间确实有爱情的存在,所以在杨贵妃成为政治牺牲品之后,民间还是倾向于同情她,希望她没死,因为她不是妲己、褒姒此类的“红颜祸水”,只是昏君李隆基的“替罪羊”而已,她甚至没有干预政治,几乎是政治白痴,爱美没有错,追求爱情更加没有错。

好了,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这次的休妻确实是非同小可,闹得很僵,估计是很爱杨贵妃的李隆基真的有点受伤了,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李隆基有那么几天总是向隅而悲,谁也不理,更加没有提起曾经须臾离不了的超级美女芙蓉姐姐,好像在他的生命中,没有存在过这个人似的。

这回倒是杨家急了,皇帝不高兴,后果很严重。俺们一大家子都是靠玉环妹子显贵的,如果她真的秋扇见弃,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裙带扯不断啊,弄不好还得脑袋搬家满门抄斩呢!玉环你这回也忒是玩得过火玩得太大没退路了吧,宠点你你还以为自己是主人了,头脑发热搞不清状况,唉!

反正这样僵持着也不是个事,要是高力士那个特别会来事的首席“花鸟使”(为皇帝选美女的太监),又弄个能歌善舞的超级大美女乘虚而入,到那时就连哭都没眼泪了。

于是,杨家商量来商量去,居然找到了一个最佳说客。

据说当时有一个叫吉温的户部(掌管户籍财经的机关)郎中,是一个颇有城府会钻营的家伙,是奸相李林甫的得力助手,和口蜜腹剑的李林甫一样能说会道、八面玲珑,说瞎话不用眨眼的家伙,而且和皇帝宠幸的中使近臣关系很好,杨家看中的就是吉温的这一层关系,于是重金聘请他去当说客,也就是游说皇帝回心转意,让杨贵妃回宫,不然的话热饭变成了冷饭就不好再热了。

这个当然是有点难度,因为吉温面对的是握有生杀大权的皇帝老儿,稍有不慎一句话说错惹皇帝老儿不高兴的话,可能脑袋搬家都不一定,所谓“伴君如伴虎”,高技术含金量的生存智慧和谈判技巧也。

当然,能当得了连皇帝也唬得服服帖帖的奸中第一人李林甫的得力打手,甚至于头号马仔,老吉当然是有那么点混淆视听的伎俩。还算是找对了人啊,吉温一出手,立马把那时态度还很强硬的李隆基说动了。高人是也!

那么吉温是如何说动皇帝回心转意的呢?

这吉温还真是老滑头啊,他绝对不会指责皇帝做错了事,而是首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假定杨贵妃是有罪的,来个有罪推定、罪有应得的假设,这个就给游说皇帝奠定了很好的谈话基础,或者说是准备了很好的下台阶,让皇帝面子上也过得去的处理方法。

唉,政治有时候就是赌博,那么政治婚姻更是充满了超级豪赌的意味了。有人还曾推算,杨贵妃是奸滑的李林甫安在皇帝身边,便于控制昏君的一枚棋子,李林甫绝对会对杨贵妃施以援手,帮她也就是帮自己是也。

经过能在皇帝面前说话的中贵人的斡旋,吉温也如期能在皇帝面前成了杨贵妃“咸鱼翻生”的说客和斡旋特使。伶牙俐齿的吉温对昏君说:“妇人智识不远,有忤圣情,然贵妃久承恩顾,何惜宫中一席之地,使其就戮,安忍取辱于外哉!”

用现代口语翻译就是女人头发长见识短(首先先抑后扬狠狠表扬李隆基是大男人也,君不见之前是怎样被芙蓉姐姐撒娇玩转他的,一分钟都离不开的样子),发点小脾气皇帝你就当是女人撒娇,即使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冲撞了你,大不了一杀以谢天下,不过再怎样说她也曾是皇上您千宠万爱的妃子,要杀也是在宫中杀掉,怎能让曾经的贵妃流落在外,含垢忍辱让人看轻呢(反过来说也就是皇帝老儿被人看轻嘛)!

呀,这李林甫的走狗也忒是太有水平了,说话滴水不漏,一方面照顾了昏君的自尊心,另一方面又指出了杨妹妹是“人民内部矛盾”,最重要的是他像《红楼梦》里的袭人一样乖巧,说话似乎轻飘飘的不落实处,其实是处处说到点子上,也就是唤起了李皇帝对杨美人的最初的爱和最真的情。

得,这一招最厉害了,杨家人不冤枉他们发达得稀里哗啦啊,就连找个说客都是这样有眼光、有水平,这可不是盖的,要想发达是要大大有才的,不管正才还是歪才。

服了吧,当坏人也是要有高智商的,不然的话就是我前头曾说过的“愚蠢的坏人”,一无是处也。

反正,杨家这次是找对了人,而且是大大的对,简直就是古代少有的爱情修复专家,再加上李皇帝经历了这么长时间感情冷战后,突然排山倒海式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爱意,说他不在意杨美人那是彻头彻尾的骗人鬼话,不然的话杨美人早就被打入冷宫,从此以后不见天日了,死活和皇帝无关,哪会特批她“回家探亲”?这明摆着就是一种曲线救国式样的“另类调情”嘛!

于是,隆基同学假装叹息一下,嘀咕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的套话,然后就坡下驴说既然如此,就按吉爱卿的意见办了。立马就派一个会办事的小太监代表皇帝去察看一下杨美人的宫外生活,还不忘了像上次一样让小太监带点宫里的美味佳肴去亲切慰问一下,领导确实站得高会亲民啊。

看到小太监屁颠屁颠地提着可口饭菜带着领导慰问口谕来杨府,大家都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了,都笑成了一朵花,这明摆着是有戏嘛。

有时候,联络感情也就是一餐饭或一杯酒就搞定,基本上爱情谈来谈去的结果就是你是否愿意和他(她)吃一辈子的饭了,爱情也是能由吃饭的次数和愉悦程度来具体检验和体现的,正所谓细节决定成败也。

这回,轮到有演艺天赋的杨贵妃来表演了,皇帝都已经七情现了六欲,再不配合那就是死路一条,永远没有回宫的可能了,说不定还要“人肉绞索”呢。

而且这次皇帝老公是那么的忍心几天不理俺们,和前次贯彻精神不过夜当天就接回宫中亲热相比,这次还真是有点“狼来了”的感觉,有危机感啊!皇帝手里那么多美女资源,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哪还能矜持呢?弄不好没能承恩接受阳光雨露,可能还会人头落地满门抄斩呢!

于是,芙蓉姐姐先是秀了一段十分出色的“哭戏”(千年难得一见的优秀历史演员嘛),不用预热就能泪如泉涌的那种,反正是轻重缓急七情上脸,大珠小珠落玉盘,比川戏的变脸还多了一点真情实感,然后大骂自己不是人,只会使小性子,不能服侍好皇上让他老人家生气了,我罪该万死什么的,勇敢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当然,如果事情至此就完结的话,那么就像一出戏没有高潮、没有戏剧冲突一样,令人索然无味大骂垃圾什么的,这个更加不像几千年不世出的古代优秀情感本色演员杨芙蓉的戏路了,她绝对也不会演得那么掉份、那么不入流那么雷,因为从她俘虏皇帝感情的那天起,她就知道该用什么“杀手锏”来致胜,比如说歌舞乐器又比如说霓裳羽衣什么的。

这次,芙蓉姐姐甚至不用轻车熟路的秀S线条,却是用了一把自己的普通头发,这简直就是太有想像力了,看似寻常却不寻常啊,优秀演员连普通头发都是伟大道具也。

这芙蓉姐姐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一把不值钱的头发,也想用来感动皇帝回心转意,这也太普通太乡下意味了吧?

这个,当然是智力也特别发达(至少在惑主的水平上是这样)的芙蓉姐姐的黄盖式的“苦肉计”,唬一唬心高气傲的皇帝老儿也不错,因为她知道皇帝老儿心里还是在惦记着她,不然的话,绝对不会派这个叫张韬光(青史留名的小太监啊)的中使给自己送美食来慰问自己。

虽然不是他亲自“御驾”前来,不过这就够了,早就看透了你心中的“九曲回肠”,你以为我是谁啊?着名历史女演员是也,咱们做戏不妨做全套了。

“妾身罪该万死,皇上没有把我五马分尸,而是把我送归故里,已经是仁至义尽、宽宏大量值得庆幸的了,今天还有幸迎来特使你,送我御膳,感谢不尽啊,皇上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永世难忘,在这分别之际,我深知我也要永远离开掖庭,再也见不到亲爱的皇上侍候他老人家了,也不知拿什么给皇上当作纪念,因为除了衣服之外,一切金玉珍玩都是皇上所赐,也不好意思借花献佛,倒是头发和身体是父母所给,我就赠予皇上一绺头发作永生的纪念吧。”

哇,这么一说悲情指数立马升到最高级数,大有荆轲“易水寒”的意味,扮可怜扮到这种智慧程度,难怪史书也特意表扬杨玉环智商高了。杨贵妃说完就义无反顾地一剪刀下去,把自己的一绺秀发立马剪下来,交给了完成任务即将返程的小太监张韬光。

然后当然又是哭得“梨花一枝春带雨”的可怜样,可惜小太监没有带数码相机,不然摄几张回来让皇帝过目“验明正身”,那是多么楚楚可怜令人感动啊,李隆基不立马亲自迎回她才怪。

那么,为什么杨美女就单单用一束青丝来感动皇帝的呢?这个得从封建时代的风俗习惯说起。

原来,在古代人们普遍认为头发是很重要的“信物”,诚所谓我们耳熟能详的那句俗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可见头发的重要性。

好像很多老电影都有这样的一些经典镜头,老朝代的男女两情相悦时,女方总是喜欢有点羞涩地赠给男方一绺青丝当定情信物,见发如见真人的样子,就比如现代男女抛绣球或当代潮男送贵重手机给情人一样的含义,而白头偕老百年后,男的还喜欢把仙逝的老伴的一绺头发留下来,当是生死不移的爱情见证。连结婚时男女双方都要把头发联结在一起,所以有“结发夫妻”一说,从这你就知道头发于古人是多么重要了。

反正,古代的一绺头发含义大着呢!不然的话聪明伶俐的杨贵妃也不会如此矫情,让小太监拿一绺头发给皇帝老儿了,那不是太可笑了吗?当然这在古代一点也不好笑,还很严肃,就像是发下一个庄重的爱情魔咒一样隆而重之。所以要读懂古代,必须要了解古代的一些关键性的独特民俗文化。

也就是说,诡计多端的芙蓉姐姐在下重本和皇帝老儿进行一个“爱情赌博”。你皇帝老儿不是赶我走吗?不过你却不能忘情,世间也没有万试万灵的忘情水喝啊!那么好啊,我干脆就先下手为强以退为进割发分离,看你不好过还是我不好过?

一见到日思夜想的杨贵妃的“绝情”头发,李皇帝立马傻了眼,这是哪跟哪啊?玩得像生离死别一样。不是和解了吗?都派人来游说了,怎么突然就要恩断义绝了呢?李隆基越想越不是滋味,甚至是直冒冷汗,想起杨贵妃如花般的俏脸,以前还有点矜持和不满的神情早已跑到了九霄云外,他急啊!说不急那是假的,骗人骗自己而已,皇帝也是阿妈生的嘛,能没有凡人的通病?

所以说陷于情网的男女很容易犯迷糊啊,这就牵涉到那句成语“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芙蓉姐姐不是在摆一个“欲擒故纵”的爱情之计,在诓你皇帝老儿快点接她回去继续HAPPY吗?你还以为是她有那么大的勇气抛弃荣华富贵不想跟你混了不是?

恋爱中的女孩是最会耍心计使小性子的了,看看林黛玉薛宝钗的表演就知道了,枉你也是一个曾阅人无数创造盛世,连超级老狐狸姚崇也斗不过你的前英明皇帝,爱情容易使人发瘟啊!

反正,这么一惊一诧的,怕夜长梦多永失最爱,这回是他自己贯彻精神不过夜,立马让“花鸟使”首席执行官高力士亲自出马,八顶大花轿把颇有心计的芙蓉姐姐再扛回自己的皇宫承欢,和好如初,甚至感情更深了一层。

按照历史牛书《资治通鉴》的表述就是“宠待益深”啦!因为从这第二次确实是擦出了一点“火花”而不止是耍花枪的“情感风波”里来观照,这次这两个伟大的爱情当事人,确实是真真切切地知道了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份量,那就是鱼离不开水谁离开谁都不能独活也,也就是我反复引用的流行歌词“没有你赢了世界又如何”的古代演绎版。

至此,如果有谁还怀疑李杨爱情的真实性,那么是需要冒很大风险的。

因为根据唐传奇《长恨歌传》描述,闹了此次情感风波后的第二年(天宝十载)秋天,李杨两人曾在长生殿“凭肩而立,密相誓心”,大概也就是情到浓时,望着美丽高远的秋空之点点繁星,大家都发出“生是你的人,下辈子也做你的鬼”此类的山盟海誓吧,说得古文点也就是白居易着名的《长恨歌》里所描述的“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个连“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的风流元稹(和白居易齐名,以后会讲到)也有诗曰:“上皇正在望仙楼,太真同凭栏干立”基本上讲的都是类似故事,反正经此一闹,李杨的爱情绝对得到了最真实的见证,七夕也成了中国“情人节”了,这是作为皇帝的李隆基为人称道的地方。

也正因为他对于杨贵妃的凡间之爱,让他的后期有点声名狼藉的政治表演,平添了很多传奇色彩,至少在小说、戏剧、电影里是这样,是一个娱乐性极强的古代超级皇帝。

既然讲到李杨爱情赖以存世的物证长生殿,我们不妨简单介绍一下它的来历。

长生殿其实是唐明皇骊山华清宫的着名建筑。

华清宫的前身是李世民时代(贞观十八年)兴建的汤泉宫,李治时代改名为温泉宫,到天宝六载李隆基扩建后定名为华清宫,长生殿(也叫集灵台)就是华清宫的主要建筑之一,和斗鸡殿、芙蓉园都是李杨演绎爱情的伟大场所。以至于长生殿后来频频成为古代爱情故事的最佳象征和重要术语,搜索引擎关键词啊,洪升的着名传奇剧本《长生殿》就是演绎他们的爱情故事,长生殿也俨然成了爱情圣地是也。

好了,言归正传,经此一役,杨贵妃的专宠地位基本确定,任谁也不能撼动了的样子,也就是白居易的那着名诗句“三千宠爱在一身”的真实写照,翻译成现代语言也就是痴心绝对什么的,好像天下就一个好女人的样子。

唉,能让人君神魂颠倒到对其他美女目不斜视,成了“情圣”,恐怕古代也就是风华绝代、国色天香的杨贵妃才能做到了,至少有这种魅力的女人不多,那电力够猛啊。

本文地址:古代皇帝爱情有多真 李隆基休了杨贵妃两次为哪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