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颜网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相比电视版,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还是保存了原来的主要故事线索和主演人物,在叙事顺序上有一定的重新排列,并且从三集共三小时的片长缩减到了一个半小时。同时减弱了故宫建馆九十周年大展这个背景营造,更为着重于人与文物之间的情感。如果没有故宫博物院成立九十周年这个契机,《我在故宫修文物》一片可能很难拍摄成功。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我们常说,“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其实这是一种颇为无可奈何的论调,可能人性的深处就存在一种与生俱来的忧郁,尤其是中国人。又或者说是一种矛盾而又复杂的心情,我们看到美好的事物,一方面很欣赏美,但同时,又极其惧怕美的消失,而在惧怕的同时又将这种惧怕视作为美的一部分而欣赏。

即将于16日公映的《我在故宫修文物》,说到底,它所拍的,就是这种矛盾而复杂的心情,人们惧怕文物的破损,于是开始修文物,而在修文物的同时,他们也成了文物之美的一部分。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我在故宫修文物》年初在小荧屏上引发热议,在年尾要跨上大银幕之际,最令人担心的部分,莫过于它的电影化程度。

从电视到电影的先例,已经有过太多,如引发真人秀电影热议的《爸爸去哪儿大电影》,又或是高分电视专题片《舌尖上的中国》电影版,它们在银幕上的表现总归是差强人意的。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我在故宫修文物》电视剧版

原本电视专题片的联合导演萧寒,在电影版中独挑大梁,他之前所拍摄的院线纪录片《喜马拉雅天梯》,难能可贵地在市场上取得了一些成绩。

相比电视版,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还是保存了原来的主要故事线索和主演人物,在叙事顺序上有一定的重新排列,并且从三集共三小时的片长缩减到了一个半小时。同时减弱了故宫建馆九十周年大展这个背景营造,更为着重于人与文物之间的情感。

如果没有故宫博物院成立九十周年这个契机,《我在故宫修文物》一片可能很难拍摄成功。其实进入故宫拍摄的电影、电视剧并不在少数,像80年代李翰祥在大陆拍摄的慈禧系列影片《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和《一代妖后》就深入故宫拍摄,更不用说闻名世界的《末代皇帝》一片。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末代皇帝 The Last Emperor (1987)

理论上而言,对于文物保护建筑的拍摄使用,是随着时代进步而逐渐开放起来的,当年伊文思最后一次来中国,拍摄他的最后一部作品《风的故事》,就想在兵马俑遗址里拍摄,但被拒绝,惹得老人家很不开心。而后来唐季礼执导成龙主演的电影《神话》,便获得了在兵马俑遗址中拍摄的机会。但在故宫里拍摄,和拍摄故宫里工作的人,其实又是不同的概念。

也正是如此,《我在故宫修文物》所展现的这一面故宫,又有自带了一种神秘性,它本身不属于故宫,但偏偏又是故宫不可或缺的。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摒弃了旁白,这是与电视版最大的差异。看似很简单,但其实是一种高程度的电影化,讲旁白的叙事性引导,彻底转换为画面的叙事。

也正是因为这种叙事方式的转化,整个故事得以重组,并在旧有素材的基础上建立起一个新的叙事线索。在编排上,更为注意一种结构性,从里到外,由表及深,首尾也有一定的呼应性,使得整个故事在平铺直叙中,又更显层次性和紧凑感。

其实在《我在故宫修文物》前,也有走上大银幕的以古建筑为叙事空间的作品,《圆明园》与《大明宫》。《圆明园》、《大明宫》所承载的和《我在故宫修文物》不太相同,圆明园和大明宫都是残垣断壁,这两部纪录片其实也在讲修复,用电脑技术或是假演的方式,重现这两座宫殿的本来模样,它们所修复的是一个时代的辉煌缩影。

故宫说到底是一个空间,因为它的历史性,本身也成为了一种戏剧性的展示空间,这一点是与圆明园和大明宫等所有古建筑类似的。英国便有一派遗产电影,所谓遗产,不就是庄园吗?庄园,土地永远存在,而庄园和土地之上的人,始终在流动之中。故宫也是如此,它始终屹立在北京城的中间,但故宫之中的人,已经来来回回走走去去了多少。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圆明园 (2006)

在电影版中,所强调的人与物的关系,并没有像电视版一样局限于修复者与文物,而是扩大到了人与故宫中的文物、动物、植物以及故宫本身。在原本落笔的匠人精神之外,更具一种人文关怀色彩,这个改动,将故宫视为了一个活物。

修复者们,并不像是在单纯机械的修复故宫里的文物,而是以这种方式,与故宫进行交流。不同的物件,有不同的秉性,需要用不同的方式来对待,这本身就像是人与人的相遇相识相知的过程。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与电视版一致,电影版再度提到了格物致知的精神,中国人做一个物件,并不是单纯的做一个物件,而是以个人的品格要求这个物件,做出来的物件也就有了人的品格,人也通过欣赏这个物件,获得人格上的感知。

其实这样的事例,在中国文化中并不少见,我们称梅兰菊竹为四君子,梅兰菊竹只是常见的植物,但是古人在它们的天性里看到了值得称赞的品格,便将它们称作四君子,以植物的天性来自我激励。其实这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在西方文化中多是天生的鬼怪,而在东方文化里多是万物修炼的妖精,因为我们相信天人合一,相信万物有灵。

文物也是有生命的,制作者造就这种生命的灵性,而修复者延续了这种灵性,又或者说,一件文物若能长生不老,必然也要经历漫长的成长,修复者便是它们成长的推手。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不过,虽然《我在故宫修文物》展现了中国文化之瑰宝,传统匠人之精心,但还是有一些遗憾的部分。我们都知道阴阳的道理,有好必然也有不那么好的一面。

因为我自己的家庭就从事相关的行业,所以我知道长期的文物修复,是会给修复者身体带来一些职业病,这种职业病日积月累,终会成为难以治愈的顽疾。影片中有微弱的提及几处,像从事漆器修复的专家常会皮肤过敏。其实坏的这一面,反而又更能体现出文物修复工作的可贵。

看似故宫,以及故宫里的一切,包括修复者们,都是一种老灵魂,但这些老灵魂却也与故宫一样,拥有一种不朽的青春。故宫出品过一个app,叫每日故宫,它是一款日历,每一天展示一个故宫馆藏的宝贝,这也是故宫这座古老的宫殿,与现代社会相融合的一部分。

老并不是站在新的对立面,而是一种时间上的错觉,似是一种曾经走过的路途,一切新都从老走来。虽然故宫和故宫里的文物,一直都在修复中,但它始终不会再度成为新的,也没有必要成为新的,因为在某种意义上,它永远不会老去。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

本文地址:电影版《我在故宫修文物》即将上映 纪录了匠人精神灵魂